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万古天骄 > 第2400章 君风烈

第2400章 君风烈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林寻要离开了。
  
      这个消息在一众最核心的亲友间,已经不是秘密。
  
      每个人心中皆有些不舍。
  
      可他们更清楚,若不是因为儿子林凡的缘故,林寻早在五年前,或许就已经离开。
  
      “这是开启方寸秘境的界钥,在我离开后的这段时间,若真遇到无法化解的危险,就带着元始道宗上下所有人,前往归墟。”
  
      洗心峰之巅。
  
      林寻将四师兄灵玄子所交出的界钥交给了阿胡。
  
      阿胡小心收好。
  
      “这宝物中,是我这些年搜集到的起源道晶和其他一些用不上的宝物,忠伯,就由你来保管了。”
  
      林寻又将一个储物玉符递给林忠。
  
      “少爷,你就放心吧!”林忠郑重道。
  
      “这是运转道殒天殇大阵的阵盘和阵图,小银、小天,你们一起来保管,切记,此阵威力极其强大,唯有等这下界蜕变到可容纳祖境力量出现时,才能运转。”
  
      林寻将阵盘和阵图,递给小银、小天。
  
      之前,他已经叮嘱阵灵小五,在洗心峰上下重新布置了一座道殒天殇之阵。
  
      有此阵在,足可以庇护洗心峰抗住祖境人物的攻伐了。
  
      很快,林寻将各种事宜安排妥当后,又和景暄母子独处了片刻。
  
      “凡儿,我不在时,切记莫要惹你母亲生气,否则,我定饶不了你。”林寻看着儿子林凡。
  
      林凡认认真真道:“父亲,有我在,这世上没有人敢让母亲生气。”
  
      林寻嗯了一声,看着一侧神色略显黯然怅然的赵景暄,心中不禁涌起一阵歉意。
  
      他瞥了一眼林凡,小家伙很识趣地转身离开。
  
      而后,他这才将赵景暄拥在怀中,轻声道:“我虽即将离开,但留下了一股意志力量坐镇于此,虽说是意志力量,倒也承载着我的一部分记忆和力量,以后若万一发生什么棘手的事情,你就唤醒我的意志力量,带着凡儿一起离开。”
  
      说着,他将一个信符递给赵景暄。
  
      赵景暄将信符接在手中,眼眶忽然泛红,道:“那你……何时归来?”
  
      “这可说不准。”林寻轻叹。
  
      此去道途漫漫,归来时,怕早已不知今夕何夕。
  
      赵景暄抬眸,凝视着林寻那清俊的脸庞,认真道:“我和凡儿会一直等你回来的。”
  
      林寻嗯了一声。
  
      当天。
  
      林寻悄然一人离开。
  
      除了那些亲友,没有惊动元始道宗上下任何人,有关他离开的消息,也被完全封锁。
  
      ……
  
      紫禁城,林寻独自一人,悠然前行。
  
      街巷车水马龙,行人如织,却不曾有一人察觉到林寻的存在。
  
      他的足迹在须臾间,便经过青鹿学院、灵纹师公社、观星台原本所在的之地,可早已换了全新模样。
  
      离开紫禁城,他迈步山河间,行走茫茫大地上,走过西南行省烟霞城,那时,年少的他,曾在此偶然得见柳清嫣。
  
      走过东临城,当年他和夏至一起曾在此分别。
  
      走过弑血营故地,营地前那一块篆刻着“紫曜花因弑血而不败,帝国因征征战而长存”的石碑犹在。
  
      走过三千大山,当年的绯云村早已在灵气复苏的剧变中消失不见,山河之间,已化作各种妖兽势力割据的地盘。
  
      在此伫足许久,林寻这才迈步离开。
  
      往事如烟,不可追。
  
      很快,林寻来到一片坍塌凋零的废墟前,这里已经荒芜已久。
  
      这里原本是一座矿山牢狱。
  
      年幼时,他就是在鹿先生的陪伴下,在此长大。
  
      这里,烙印着属于他年幼的记忆。
  
      那曾一只手就将此地覆灭的元凶,早已被林寻所杀。
  
      可鹿先生……
  
      却依旧不知在哪里。
  
      许久,林寻深呼吸一口气,黑眸变得坚定。
  
      此次离去,定要了断一切事!
  
      他弹了弹发梢。
  
      发梢上悬挂着的无矩钟宛如从沉寂中苏醒,道:“要走了?”
  
      林寻点头,“还请前辈指路。”
  
      “好。”
  
      无矩钟嗡的一声,化作一道流光飞起。
  
      这一天,返回下界二十余年,林寻重新踏上征途!
  
      ……
  
      洗心峰。
  
      “娘,父亲已经离开,咱们回去吧。”林凡脆声道。
  
      赵景暄伫足在那已经很久,这让他不免有些担心。
  
      “凡儿。”
  
      “啊?”
  
      “你父亲走了,你呢,何时外出游历?”
  
      “我啊……”林凡眼珠滴溜溜一转,试探道,“要不,就今天吧?”
  
      顿时,一阵惨叫声响起,赵景暄拎着小家伙的耳朵,恶狠狠骂道:“一老一小,俩没良心的!”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