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万古天骄 > 第3226章 胜负之决 从此刻始

第3226章 胜负之决 从此刻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林寻静心聆听,偶尔会发问。
  
      陈汐也耐心一一解答。
  
      而对一些陈汐自己感应到却还无法推敲出的玄机,也会被他拿出来和林寻一起探讨。
  
      这让两人也各有收获。
  
      不知觉间,时间已匆匆过去数天。
  
      通过论道,让陈汐也了解到了林寻对大道的认知和如今所拥有的道行,心中也感慨不已。
  
      到最后,陈汐都不禁很期待林寻自己真正去感应众妙禁地时,会得到怎样的收获。
  
      “前辈,我打算立刻返回伏藏界,开始去感应众妙禁地的玄机。”
  
      这天,林寻做出决断。
  
      陈汐一怔,旋即笑着答应下来,他拿出一个剑形玉简,递给林寻,“这是当年那剑客所留的一些心得,其中内容和你我这些天所谈并无多少差别,不过,你可以自己去参悟琢磨一下,或许能琢磨出一些不一样的玄妙。”
  
      林寻双手接过,抱拳致谢。
  
      当下,陈汐亲自送林寻离开,眼见林寻的身影消失在鸿灵界出口,他不禁微微挑眉,陷入思忖。
  
      “祖父,林寻为何走了?”
  
      远处,陈临空匆匆而来。
  
      陈汐看了他一眼,道:“不是说让你不得离开修行之地么?”
  
      陈临空讪讪,道:“眼见林寻要离开,我也是想来跟他打声招呼。”
  
      “走吧。”
  
      陈汐转身朝自己居所走去。
  
      “祖父,您还没说林寻为何离开呢。”
  
      陈临空追上来问道,“他难道不知道,在这鸿灵界中去参悟众妙禁地的气息,才是最安全的?起码一旦引起一些变数时,以祖父的手段,也可以帮他去化解。”
  
      “他或许是另有想法吧。”
  
      陈汐随口道。
  
      “另有想法?”
  
      陈临空并不愚蠢,略一思忖,眉头就微微皱起,“他这是在提防我们?”
  
      “提防?”
  
      陈汐笑起来,“谈不上,你也不必多想。对了,你觉得菩提为人如何?”
  
      陈临空想了想,说道,“无论胸襟和气魄,皆堪称世间少有,连其在大道上的造诣,也比我厉害。若不是他当年在化凡界时,将道业法相留在周天道则之中,其成就注定远不止如今这般。”
  
      想到这件事,他心中就一阵感慨。
  
      当年,菩提进入化凡界,本有机会将他的道业法相凌驾于那周天道则之上。
  
      如此,在闯众灵神域九重天关时,所获得的便不是混沌道果,而是混沌本源!
  
      这样的话,以菩提的心智和手段,怕是在抵达这众玄神域时,就有机会从无量境大圆满层次中迈出去。
  
      可当年的菩提却并没有这么做!
  
      直至现在,陈临空才明白,菩提将道业法相留在周天道则中,是为了成全林寻这个徒弟。
  
      一日为师,终身为父。
  
      菩提曾说过,从林寻年少时拜入方寸山到修行至今,一直不曾得到过他的指点和授业。
  
      或许正因如此,才让他心有亏欠,也才会在当初的化凡界中,将道业法相留在周天道则中,给林寻进行了一场非同一般意义上的“授业”吧?
  
      只是,就不知道林寻是否想到过这点,又是否意识到,菩提为此付出的心血和代价是何等之大!
  
      就在陈临空思绪飘忽时,耳畔又响起陈汐的声音:“那你觉得,金蝉又是怎样一个人?”
  
      “金蝉?”
  
      陈临空怔了一下,道,“此人极为了得,从我和他相识到现在,从不曾见过他真正地动用全力去做一件事,似乎任何事情在他面前,都可以轻而易举的化解,以至于,我都时常好奇,他的道行究竟有多强大。”
  
      说着,他笑了笑,“菩提曾说,金蝉道比天高,在我看来,金蝉是道不可测。”
  
      “一只行走在各个纪元中的金蝉,却能被你和菩提都这般称赞,想来也是一个有大本领的存在。”
  
      陈汐点头道,“只可惜,从他进入众玄神域后,就一直蛰伏在伏藏界内,以至于到如今,我也没能和他见一见。”
  
      陈临空摇头道:“怪也只能怪金蝉,我曾好几次邀请他前来鸿灵界做客,但都被他婉拒。”
  
      陈汐道:“大道之上,谁还没有一些怪脾气,也罢,不提他了。”
  
      他扭头看了一眼陈临空,“你还跟着我作甚,且去修行!”
  
      陈临空呃了一声,道:“祖父,林寻就将去感悟那众妙禁地的奥妙,这一场博弈也到了最关键的时候,这等情况下,我哪还有心思去修行?”
  
      陈汐摇了摇头,没有再多说什么,转身走进自己的茅庐。
  
      而陈临空则如释重负似的笑起来。
  
      在林寻返回伏藏界的路上,太浑界中忽地传出太初的声音:“道友,以你之见,我与陈汐之间,对众妙禁地的感悟,孰强孰弱?”
  
      “你的胜负心就这般重么?”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