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青团批评薛之谦 ]第33章 城

作者: admin

  “王爺!”王妃見惠王氣得厲害,走過去扶住他的手臂,抹淚勸道:“寧兒她還小,不懂事,你別氣壞了身體。十多歲的姑娘,誰不愛花兒粉兒,再說這衣服也只是因為意外換上的,想來是不會有什么事的。”

  惠王頹然地坐到半舊不新的椅子上,嘆息道:“難道我就愿意讓你們過這種委屈日子么?”

  當年父皇在世時,一直十分寵愛他,甚至覺得太子氣量狹小,不堪為帝,于是想要廢了他。若不是大長公主從中周旋,這天下早就是他的了。

  “父親,”蔣玉臣扶著蔣康寧坐下,語氣凝重道,“難道我們要這么忍一輩子嗎?我們的下一代,下下一代,都要這么忍下去?!”

  “可若是我們不忍,你就沒有機會有下一代了,”惠王喝了一口茶,壓下心頭的無奈與苦澀,“你的婚事,我跟你母親已經商量好了。”

  “父親?!”蔣玉臣驚訝地看著惠王,“您不是說……”

  “今時不比往日,”惠王看了眼康寧,“班家的姑娘太張揚,性子太烈,你駕馭不了他。我們家與班家過往又有嫌隙,以班家人的性格,寧愿班婳一輩子不嫁人,也不會讓她嫁到我們家里來。”

  蔣玉臣聞言點頭道:“兒子也沒有想過,要娶這么一個女人回來。兒子還是喜歡溫婉一些的賢惠女人。”

  “吾兒果真聰慧,”惠王感到十分欣慰,女兒近來雖有些不爭氣,好在兒子是個明白人,“你能這樣想,為父便放心了。”

  說到這,他又感慨了一番:“班婳確實是個美人,不過這種當做妾侍寵一寵還好。男人娶回家做正妻的,還是要能持家賢惠,端莊大度的。”

  旁邊的王妃面色微閃,想到后院那些小妾,到底沒有開口。

  班家四口回到家,四人齊齊坐在太師椅上,癱著不想動。

  班婳就著貼身丫鬟的手喝了半杯花露茶,才覺得自己活過來一半:“好累。”

  “姐,你知道今天會很累,為什么還要穿腳上那雙縫了寶石的鞋子,就不覺得沉嗎?”班恒也不用丫鬟伺候,自己捧起一碗茶便大口喝了下去。

  “在這種重要的場合,我寧可累一點,也不能接受我不美,”班婳指了指肩膀,“好如意,快給我捏一捏肩膀。”

  如意笑著走到她身后,替她輕輕捏了起來。

  班恒艷羨地看了班婳,這個世道對男人不公平,他若是讓婢女給他這么捏就是貪花好色,到了她姐這里,就一點毛病都沒有了。

  “都去泡個澡,早些休息吧,”陰氏看兩個孩子面帶疲色,很是心疼,也就免了一家人要在一起用餐的規矩,各回各院了。

  班婳趴在浴桶里,整個人被熱水熏得暈暈陶陶,長長的青絲飄蕩在水中,就像是濃墨在水中緩緩化開,美顏萬分。

  “郡主,要奴婢進來伺候嗎?”

  “不用。”班婳摸了摸自己的手臂,上面的淤青已經徹底看不出來了,

  (第1/3节)当前915字/页

  仕途天骄

  逍遥小书生

  牧神记

  圣墟

  永夜君王

  一念永恒

  官梯

  元尊

  修罗武神

  前章提要:...再說話。 姐弟倆快到店門口時,聽到一個女人跟一個小孩的哭聲,不遠處一個大漢對著女人又打又罵,女人小心翼翼護著懷里的女兒,男人的拳頭全都落在了她的身上。 “這是怎么回事?”班婳皺了皺眉,眼中帶了一絲厭惡。 “貴人您別動怒,小的這就去趕走他們,”店里的堂倌見狀,就要帶人去把這三個人趕走。 “等下,”班婳叫住堂倌,“他一個大老爺們欺負女人小孩,沒人管么?” “貴人您有所不知,這是一家三口,他婆娘生不出兒子,娘家人還經常上王屠戶家打秋風,這女人腰桿哪里伸得直,”堂倌搖了搖頭,“小的們這就把人趕走,不會饒了您的雅興。” 遇上一個不體貼的男人便罷了,娘家人也如此沒出息,這女人這輩子也就這樣了。 班婳看著那個兇神惡煞的屠戶在見到堂倌后,頓時點頭哈腰不敢再叫罵,也不知道堂倌對他說了什么,他朝班婳所在的方向看了一眼,就不敢再繼續看,而是彎腰把地上的女人拉了起來。 女人也不敢反抗,牽著哭哭啼啼的女兒,任由丈夫拖走了。 班婳給班恒買了想要的扇子后,發現班恒臉上竟然沒有多少喜悅之情,不解地問:“這是怎么了?你前幾日不是說想要這個扇子,怎么這會兒買了又不高......

  后章提要:...” 石晉見他面含期待,又略帶羞意,就猜到他等的是一個女子。未免毀了女兒家的名節,石晉沒有問嚴甄想等的人是誰,溫和道,“嚴公子,院子外有一座涼亭,坐在涼亭處喝杯淡茶,賞一賞景,最是怡人。” 嚴甄對他感激一笑:“那就有勞石大人了。” 石晉見嚴甄如此急切的模樣,忍不住想,不知是何等驚才絕艷的佳人才能引得嚴甄如此做派。兩人來到院外的涼亭,這里正對著外面大門,若是有人過來,第一眼就能看到。 兩人坐下后不久,便陸陸續續有客來,很快這個院子便變得熱鬧起來。石晉見嚴甄仍舊不住地往外張望,就知道他想等的人還沒來。 隨著京城有名的才女佳人一個個出現,石晉對嚴甄的心上人更加好奇,便也跟著嚴甄一起等了起來。 “容伯爺到了。” “容兄。” “趙兄。” 石晉見到容瑕出現,心里暗暗稱奇,今天是什么好日子,嚴家小郎君一大早便趕了過來,這會兒連平時不湊這種熱鬧的成安伯也來了,他們石家的臉面有這么大么? “容伯爺。” “石大人。” 兩人互相見了一個禮,與四周眾人招呼過后,容瑕在石晉右手邊坐下,“嚴公子瞧著,似乎瘦了些?” “是、是嗎?”嚴甄不......

  本章精要 “王爺!”王妃見惠王氣得厲害,走過去扶住他的手臂,抹淚勸道:“寧兒她還小,不懂事,你別氣壞了身體。十多歲的姑娘,誰不愛花兒粉兒,再說這衣服也只是因為意外換上的,想來是不會有什么事的。”

  惠王頹然地坐到半舊不新的椅子上,嘆息道:“難道我就愿意讓你們過這種委屈日子么?”

  當年父皇在世時,一直十分寵愛他,甚至覺得太子氣量狹小,不堪為帝,于是想要廢了他。若不是大長公主從中周旋,這天下早就是他的了。

  “父親,”蔣玉臣扶著蔣康寧坐下,語氣凝重道,“難道我們要這么忍一輩子嗎?我們的下一代,下下一代,都要這么忍下去?!”

  “可若是我們不忍,你就沒有機會有下一代了,”惠王喝了一口茶,壓下心頭的無奈與苦澀,“你的婚事,我跟你母親已經商量好了。”

  “父親?!”蔣玉臣驚訝地看著惠王,“您不是說……”

  “今時不比往日,”惠王看了眼康寧,“班家的姑娘太張揚,性子太烈,你駕馭不了他。我們家與班家過往又有嫌隙,以班家人的性格,寧愿班婳一輩子不嫁人,也不會讓她嫁到我們家里來。”

  蔣玉臣聞言點頭道:“兒子也沒有想過,要娶這么一個女人回來。兒子還是喜歡溫婉一些的賢惠女人。”

  “吾兒果真聰慧,”惠王感到十分欣

  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