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户端巴黎人

作者: admin

    

在上周末造成至少31人死亡的大规模枪击案发生后,人们的注意力转向了如何防止类似事件再次发生。特朗普总统提出了红旗枪支法这一解决方案。这个在美国历史上并不长的法案为什么又一次被提出,它真的能够解决大规模枪支问题吗?

红旗法再被提出,它真的能解决美国枪支问题吗?


大名鼎鼎的红旗法案是什么?

特朗普5日上午在白宫发表电视讲话说:“我们必须确保那些被判定对公共安全构成严重威胁的人不能接触到枪支,如果他们接触到,这些枪支可以通过快速正当程序被没收,这就是为什么我呼吁制定红旗法,也就是众所周知的极端风险保护令。”

红旗法允许民众寻求法院命令进行干预,暂时阻止有可疑意图的人获得枪支。例如,根据加州的红旗法,家庭成员要求法官从可能构成威胁的亲属身上取走枪支是合法的。

红旗法目前只存在于州一级,只有17个州加上华盛顿特区通过了这样的法律。在2018年佛罗里达州帕克兰发生校园枪击事件后,制定红旗法的州增加了。在帕克兰枪击案之前,有5个州有这样的法律:康涅狄格州(1999年)、印第安纳州(2005年)、加利福尼亚州(2014年)、华盛顿州(2016年)和俄勒冈州(2017年)。此后,佛罗里达州、佛蒙特州、马里兰州、罗德岛州、新泽西州、特拉华州、马萨诸塞州、伊利诺伊州、华盛顿特区、纽约州、内华达州、夏威夷州和科罗拉多州相继通过了相关法律。没有红旗法的州包括得克萨斯州和俄亥俄州等,上周末的枪击事件就是在这两个州发生的。

红旗法再被提出,它真的能解决美国枪支问题吗?


红旗法是一个罕见的措施——在枪支问题的辩论中,两党的人似乎都能接受。不过,目前还没有足够的研究来了解它们对杀人案的影响,更不用说大规模枪击案。

印第安纳波利斯大学(University of Indianapolis)研究枪支暴力预防的临床心理学家亚伦(Aaron Kivisto)说:“红旗法是一个重要的工具,但我不认为你会找到一个研究人员声称它们是枪支暴力的万灵药,它们并不是。”

红旗法再被提出,它真的能解决美国枪支问题吗?


现有的研究主要集中在康涅狄格州和印第安纳州,这两个州是美国最古老的红旗法的发源地,最近的研究表明,这些法律通常用于从自杀者手中没收枪支,而且它们使自杀率有了小幅降低。研究人员说,仅仅这一点就令人鼓舞,因为在美国,大多数死于枪支的人都是自杀。但红旗法对杀人案和大规模枪击案的影响尚不清楚。

并不是没人反对

特朗普没有进一步阐述他在讲话中的意思,因此不清楚他是在提议一项联邦红旗法,支持在更多州扩大红旗法的适用范围,还是只是主张更好地执行目前正在制定的法律。

特朗普发表讲话后不久,南卡罗来纳州共和党人格雷厄姆(Graham)宣布,他和康涅狄格州民主党参议员布卢门撒尔(Richard Blumenthal)就一项联邦拨款计划达成共识,这项计划将协助执行现有的红旗法,并“鼓励”更多的州采用红旗法。

红旗法再被提出,它真的能解决美国枪支问题吗?


格雷厄姆说,这些拨款将用于执法部门,以便他们能够雇用和咨询精神卫生专业人士,更好地确定需要对哪些案件采取行动。他还说,这些拨款将需要强有力的正当程序和司法审查,同时也允许迅速采取行动。

但是,反对红旗枪支法的人对他们赋予当局在没有正当程序的情况下没收枪支的权利,能否阻止大规模枪击事件提出了质疑。

俄亥俄州共和党控制的州议会一直不欢迎红旗法,该议会去年拒绝了前俄亥俄州州长卡西奇(John Kasich)的提议。但是他的继任德温(DeWine)说,他有一个新的版本,希望能通过。“这些命令将在有明确和令人信服的证据的情况下得到批准。这些命令将允许从潜在的危险人物身上清除枪支,为他们提供他们所需要的心理健康治疗,为他们提供他们所需要的任何帮助。”

红旗法再被提出,它真的能解决美国枪支问题吗?


美国国家行为健康委员会(National Council for Behavioral Health)医学主任乔•帕克斯(Joe Parks)指出,许多实施大规模枪击的人在某种程度上提前泄露了自己的袭击计划。随着红旗法的推广,这代表着一个机会——人们知道这些法律的存在,并愿意举报他们认为有风险的人。

背景调查制度

除了红旗法,在民主党的控制下,众议院在2月份通过了一项雄心勃勃的法案,要求对所有枪支购买者进行背景调查,包括那些在互联网上或枪支展览上购买枪支的人,并延长对被即时检查系统标记的潜在枪支购买者的等待限制。

枪支控制组织(Everytown for gun Safety)的一项分析发现,2009年至2017年,在大规模枪击事件中,大约有一半的持枪歹徒在枪击事件发生前就表现出了警告信号。如果有背景调查制度,这一切都有可能挽回。格雷厄姆表示,“没有什么比背景调查更能得到美国人民的强烈支持。”

红旗法再被提出,它真的能解决美国枪支问题吗?


“制定红旗法的想法是可以接受的。”民主党领袖、参议员查克舒默(Chuck Schumer)6日对记者表示,但该法案“不能取代背景调查法案”。“这是不够的。”据两名了解讨论情况的人士透露,在白宫,特朗普询问助手们,他是否可以通过行政行动来实现一些枪支措施——可能是背景调查。

其他法案也在流通。民主党议员克里斯库恩斯(Chris Coons)正在提议一项所谓的“谎言与审判法案”(Lie and Try Bill),该法案将强制起诉那些试图购买枪支的人,即使他们没有购买枪支的资格。

iWeekly周末画报独家稿件,未经许可,请勿转载